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第152章、海城风云

发布日期:2022-02-10 22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渔民大叔长叹一声道:“上皇城告御状,只怕还没出定海城,就被当官的给活活弄死。”

  阿弥眼珠子狡黠一转,笑眯眯道:“听说现任知府大人高升,你们马上就要有新知府,如果新知府有作为,没准以后你们就有好日子过。”

  渔民大叔忽然一脸神秘道:“姑娘有所不知,从前上头也派过新知府来,结果还没定海城就……”

  阿弥有些不相信道:“朝廷命官在上任路上被杀,这么大的事情皇城没理由一点风声都收不到,尤其是我们老爷从前的职务,若发生这样的事情,朝廷一定会派他调查。”

  阿弥故意说出托月的身份,就是为了给在暗中窥视的人一个警告,警告他们不要打托月的主意,否则后果很严重。

  渔民大叔似懂非懂地点头,阿弥把鱼塞到大叔的篓子里道:“大叔,你就别为我们姑娘操心,海水开始退了,赶紧去忙你的事情,晚了可就什么都抢不到。”

  回头看一眼,已经退出一里地的海水,阿弥有些急促道:“姑娘,快点快点,再晚我们就什么也抢不到。”

  托月却往她脚步边指了指,阿弥低头一看,就发现脚边的一块拳头大的礁石在移动,伸手把礁石略费力地拔下来,终于露出真面目,竟是一只肥美的唤不出名的海螺。

  阿弥以为她想看看,就把海螺递到她面前道:“姑娘瞧瞧,这海螺肉多肥美,够奴婢为姑娘做一道菜。”

  托月微微点一下头,阿弥一边一边道:“姑娘,您可别用武功,赶海这种事情用武功,就变没有意思。”

  阿弥便猫着腰,www.11154.com在不同形态的礁石中寻找,有时候是海螺,有时候是虾或者螃蟹。

  大多时候托月没有刻意寻找,遇到了便顺手捡起来,阿弥倒是捡得十分欢快,一边抓到好几只大螃蟹,还挖到好几只比她脸还大的贝类,欢喜得跟小孩子似的。

  太阳只有半张露在海面上时,托月揪着阿弥的领了往回走,再不回去又得麻烦家人出来找。

  回到他们出发的地方,冰儿和应予都在等他们,旁边的还站着个着五品知府官袍的中年男人,一看到托月走过来,抱拳笑眯眯道:“在下定海城知府,梁仁见过九姑娘。”

  托月只还礼不出声,应予马上解释道:“舍妹因为某些原因,眼下不能开口说话,还望梁大人见谅。”

  应予淡然一笑道:“我跟梁大人还有公务要商量,你们先回府,顺便告诉母亲和少夫人他们。”

  回去的路上冰儿小声道:“姑娘,奴婢觉得那梁大人不怀好意,二公子会不会有事。”

  托月轻摇一下头,就算给什么梁大人天做胆,他也不敢动应予,除非他想梁氏灭族,顶多在公务上为难一下应予,但也不敢做得太过份。

  冰儿看一眼托月道:“谁知道呢?或许是马上赴皇城任职,向二公子打听皇城的情况。”

  阿弥忍不住挖苦道:“二公子多少年不在皇城,还不如向我们打听,再说他在皇城不是有靠山吗?向他的靠山打听岂不是更便捷些。”

  此言一出阿弥恍然大悟,笑道:“新知府上任,可不得有一番交接,梁大人是怕新任知府看出点什么吧。”

  “变聪明了。”冰儿称赞一句,忽然听到前头有叫卖声,马上道:“阿弥,你不说是要买口小锅给姑娘开小灶吗?赶紧下车买,不然姑娘今晚又得吃水果。”

  阿弥赶紧放下篓子去,冰儿扔给她一包碎银子道:“油盐酱醋也得买些,再顺道买些点心水果。”

  “姑娘,奴婢只有一双手。”阿弥马上向托月投诉,托月无奈打个手势,示意两个丫头一起去,留出空间让她自已静静地想些事情。

  马车旁边躺着一名打扮花俏的年轻公子,抱着膝盖痛苦打滚,口中不停地大叫,完全不管地上的泥尘弄脏衣裳。

  旁边一名仆人打扮的男子,担忧地看着自家主子受伤,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,托月不想与无关之人纠缠,从格子里面取出一锭金子递给外面的车夫。

  车夫会意把金子仆人道:“抱歉,马匹受惊伤了公子,这是我家姑娘赔的医药费,足够你把腿治好。”

  大街上都是升斗小民,哪有机会见到这么一大锭金光灿灿的金子,不由好奇马车里面的是什么人,随便出手便是一大锭黄金。

  车夫把金锭塞到仆人手,淡淡道:“赶紧雇辆车,送家你家公子医治,晚了腿可得废掉。”

  马车突然再次嘶鸣,原本在地上打滚的公子,马上从地上弹起来,哪有半点受伤的模样。

  看到这一幕后,车夫一把拿回金子道:“原来是故意讹我们,若不是我家姑娘不屑与尔等纠缠,一定把你们送交官府惩处。”

  年轻公子一个利落动作,稳稳落在马车前面,一挥手马上从旁边冲出一伙人,把马车团团包围。

  原本还在街道上行走、叫卖的百姓们一看到这阵仗,大叫一声“海盗来了”,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,大街上只剩下十几二十名海盗,很明显是不想让马车离开。

  车夫大约知道对方是什么,开口便搬出应府的名头,想借应老爷的威名震慑对方。

  岂料对方听到后马上道:“定海城的应府,本公子一点也不害怕。至于皇城应府……怕是管不到我们定海城。“

  年轻公子一看到托月,忍不住深吸一口气,就算看不到她容颜,从应予不俗的长相可以推测到,他这个妹妹的容颜定然非凡,再加这通身飘逸若仙的气质,顿时觉得从前见过的女子皆为糟糠。

  年轻公子盯着托月,露在外面的双眸道:“若不小心弄伤了你,本公子亦是会心疼的。”

  回答他的是托月的剑芒,毫不犹豫就斩杀掉几名海盗,若不是他修为不俗,一条手臂都会被托月的剑斩掉,此时真正认识的托月的厉害。香港六合六彩开奖结果

  托月自记事起便修习绝世武学,近几年一直用来封印体内的剧毒,比从前更加精纯,早已是飞花摘叶伤人的境界,区区一伙不入流的海盗,托月根本不放在眼内。

  作为江湖第一女杀手荼蘼的女儿,托月下手绝不会留活口,近二十名海盗全成为她的剑下亡魂。

  年轻公子看着眼前血淋淋的画面,终于明白为什么没人敢招惹应家人,眼前哪是什么仙女下凡,分明是一尊女煞星降世。

  托月的于毕剑轻轻一划,年轻公子脖子上血流如注,本能地捂住脖子,难以置信地看着托月。

  就着年轻公子的衣服,擦拭掉剑上的血迹,托月正要回到马车上时,忽然感到暗中有人窥视自已,不过对方的目光里没有敌意,托月便直接走进马车里面,

  望着血淋淋的一幕道:“奴婢不过是选锅时慢了一点,怎么就死了这么多人啊。”

  冰儿打量一眼尸体的打扮,不以为然道:“海盗公然时在城内打劫,横尸街头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我们赶紧上车回府吧。”

  百姓们大约是恨透了海盗,竟然主动海盗的尸体运到城门,用绳子挂在城墙上面,算是向平时欺负他们的几伙海盗警告示威。

  托月轻轻点一下头,应予愣一下笑道:“梁大人之子梁弘也在其中,梁大人现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,悬着脖子挂在城墙上示众。”

  冰儿忍不住分析一番道:“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姑娘武功修为如此高,一人一剑就把他的人给统统杀掉。”

  阿弥听到后十分担忧道:“姑娘杀了梁大人的儿子,梁大人事后肯定是要找我们报仇,我们是不是该提前想好应对的办法,以免到时被对手打得手忙脚乱。”

  冰儿淡淡问:“那他后那些强盗呢?上次姑娘打伤他们的人,如今更是杀了一队人马,他们会不会找我们报复?”

  此时正想如何顺利,把烂摊子甩给新知府,哪还分得出精力给儿子报仇,就算是要报仇也是过的事情。

  倒是几伙强盗不得不预防,应予大约猜到托月的心思,面带笑容道:“海盗的事情无须我们烦恼,兄长收到消息,新知府来头很不一般,想来收拾几伙海盗不是问题。”

  托月眼里马上闪过一丝疑惑,来头很不一般,说明新知府并不是从定海城内部提拔。

  若是从上面派下来的,有谁会放着好好的京官不做,跑到定海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地方受苦受累,没准一个不小心就葬身在海盗手里。

  托月点点头,应予准备离开时,无意中看到他们买回来的锅和调理,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托月、。

  阿弥马上解释道:“姑娘不太习惯这边的饮食,吃得比在家里少了很多,奴婢就买了一口小锅,打算亲自给姑娘做皇城的粥啊、点心之类,吃得少时可以补补餐。”

  回头对阿弥道:“你索性多做一眼,没准母亲也吃不惯,少夫人也可以尝尝皇城的美食。”



上一篇:广西鱼峰 科技赋能“网红”产业 下一篇:“2019亚洲照明设计奖”出炉!新会为江门争“光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