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能源危机中德国人准备烧柴过冬

发布日期:2022-08-30 04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月15日,德国柏林,德国副总理、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·哈贝克宣布,该国家庭面临每年高达数百欧元的能源附加费。此举旨在分担进口能源不断飙升的成本。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

  在德国北莱茵-威斯特法伦州圣奥古斯丁一家锯木厂的办公室里,总经理克里斯蒂安·罗斯根摘下耳机,将手机关机,希望拥有片刻清闲。生意太好了,好到让他有些吃不消。

  客户们担心能源供应受到影响,于是大量囤积木材。罗斯根的库存已经告罄,生产速度赶不上需求增加的速度。压制好的锯末不等凉下来,就被装上货车拉走。

  德国的气温不久前突破了40摄氏度的纪录,但这并不妨碍人们为冬季采暖早做准备。“锯木厂成了测量德国人担忧度的晴雨表,反映出眼下正是非常时期。”德国“德国之声”电台称,天然气短缺且昂贵,德国人担心这个“缺少能源的冬天”很难熬。一些人决定烧柴取暖。

  德国的天然气供应严重依赖俄罗斯。美国彭博社援引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负责人克劳斯·穆勒的警告称,一旦来自俄罗斯的供应完全停止,即使德国到11月将天然气储存设施填充至总容量的95%,也只够供暖和工业设施运行两个月到两个半月。

  德国正在加速囤积天然气。穆勒坦言,监管机构无法确定,能源危机将在冬季如何发展。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工业界一直在警告,天然气危机可能导致减产,甚至导致产业链和供应链崩溃。

  为缓解能源紧缺,德国官员反复呼吁民众“省着用”。在这个国家,几乎一半的家庭靠天然气供暖。在俄乌冲突和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影响下,天然气供应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  6月中旬,因德国西门子公司未及时交还俄方送修的涡轮机,经由“北溪-1”天然气管道输往德国的天然气供应量减少了近60%。7月11日至21日,“北溪-1”管道暂停输气,展开年度例行维护。7月27日,“北溪-1”管道又一台涡轮机停止运行。据俄新社报道,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8月19日表示,“北溪-1”管道将于8月31日至9月2日进行例行维护,暂停供气。当晚,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自3月以来首次超过每千立方米2700美元,涨幅超过7%。

  “‘北溪-1’管道7月21日部分重启后,天然气价格变得更加昂贵,人们对供应安全的信心已经消失。”“德国之声”称,为防万一,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将家中的天然气供暖系统换成了壁炉。

  “我可不想在冬天挨冻。我遭过这种罪了。”一名客户告诉壁炉安装师贡特·莫伊雷尔。莫伊雷尔暂时关闭了门店,原因不是生意惨淡,而是太红火了:客户比去年多了一倍,壁炉制造商收到的订单已排到明年夏季。新单不能再接了,莫伊雷尔只好打电话安抚新客户,希望他们等到开春再来。

  围绕着壁炉的整条服务链“爆火”。亚历克西斯·古拉供职于斯图加特附近一家烟囱清洁公司,他的工作量最近增加了三四成。一名客户告诉古拉:“一两年前,(烧壁炉)是追求舒适,同时利用余热。现在图的是供应安全。”

  木材行业正开足马力生产柴火。德国木柴协会称,该国消耗的木柴约80%由本土生产,供给自动壁炉的颗粒状木质燃料来自建筑业废料。穆勒警告称,明年年初,天然气价格可能翻3倍。与之相比,壁炉取暖便宜得多,还能得到国家补贴。

  “德国之声”报道称,为促进环保,柏林政府提倡对建筑物进行节能改造,并为用生物质供暖系统取代燃油供暖系统的消费者提供不菲的补贴。今年,相关部门已收到近6万份安装生物质供暖系统的申请。

  需求暴增让该国出现了“木柴荒”,价格一路上扬。罗斯根的锯木厂已开始限量销售。

  烧柴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怎样才能解决天然气危机?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建议采取“最简单的解决方案”:启用“北溪-2”管道。施罗德透露,不久前他与普京进行了会晤,俄方愿通过谈判解决问题。

  “(‘北溪-2’)管道已建设完成。”施罗德告诉德国《明星》周刊,“只要有这两条北溪管道,德国工业和家庭的供气难题就不存在了。”

  “北溪-2”管道正等待获批投入运营。俄乌冲突爆发后,德国叫停了审批程序。近期,施罗德和一些地方官员提议将它投入使用。“不想用‘北溪-2’就得承受后果,而德国必定会承受严重后果……对很多穷人来说,这是难以承受的。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德国人会问,为什么我们要放弃‘北溪-2’管道的天然气?”施罗德说。

 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视频讲话中回应称,www.666672.com,施罗德的这番言论“令人恶心”。乌克兰顾问米哈伊洛·波多利亚克此前批评施罗德是“俄罗斯王室的传声筒”。

  德国政治人物因不够“挺乌”而被乌克兰政坛谩骂,这不是第一次了。但能源账单是摆在德国人面前实实在在的难题。路透社称,德国能源供应商日前公布了一项天然气附加费的具体数额,按照自10月1日起实施的新收费标准,一个四口之家每年的生活成本将增加约480欧元。

  德国总理朔尔茨告诉德国电视一台,让他“非常担心”的是,人们收到涨价几百欧元的能源账单后,可能出现激烈的抗议事件,甚至在极端主义团体的煽动下引爆“社会火药桶”。



上一篇:乐东黎族天气预报一周 下一篇:装修夸夸会!家里有了它美貌加倍